时令骗术,精英之路,聪明人和笨蛋的游戏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中英文资料

你肯定骗过人!
肯定说过假话!
肯定为了自己的利益即兴虚构过一些什么!
不要急,人类伪装起来,变色龙都自叹不如。没有假话,人类的确寸步难行。英国诺丁汉大学乔纳森·舒尔茨教有一项研究,从159个国家中取证来证明社会和个人诚实度的关联,结果表明,各国参与者中既有说实话比例高达80%的,也有几乎所有人都在撒谎的,我们是个什么水平,我想大家心底应该都有点数。

昨天上了一个很少上的QQ群,没说两句话,有人发布信息说他受朋友之托发布征婚启事,其信息满满的套路。征婚方是个24岁的女生,身材高挑,体重宜人,而且生活在不差钱的浙江,工作在不差钱的阿里巴巴,负责支付宝爸爸的业务,在杭州有房有车,重要的是她的家庭不拜金,还务实,个人喜好那是一个动中有静。发布信息的仁兄还给出了女方所谓的工号,叫大家去支付宝搜索可以一睹芳容。

这其实就是一个骗局,和N年前尼日利亚王子的信如出一辙。尼日利亚王子的信真是历久不衰啊,过了这么多年,仍然被骗术届反复利用其模式。事实上,尼日利亚王子的信非常低级,但问题就在这里,它是专门为蠢货设计的一种骗术,尼日利亚王子的信在内容设计上就过滤了潜在的聪明人,具有相当的商业头脑,相当于从一个大基数里去蒙骗众多笨蛋,毕竟,骗子也知道,任何“产品”都没有涵盖全人类的能力,细分是所有模式的趋势。

我昨天看到的这则信息,今天又在天涯社区看到了,我就随便点了一个帖子,在回帖的地方,这个骗子信息就赫然在目,于是截图下来以供观瞻。它和尼日利亚王子的信还是有区别,最大的区别的是:尼日利亚王子的信的是从受害人身上骗钱,这个假信息是引诱大家帮他从支付宝获取分享红包从而自己得利,它们有两点是相同的,第一都是虚假信息,第二都会引诱人们参与其中。

人是个很奇怪的物种,我们都撒谎过,为了利益也会作假,多少的问题,要说一个人从生到死都是那么干干净净,我觉得这肯定不是人,是上帝。英国诺丁汉大学乔纳森·舒尔茨教在他的研究项目还得出一个结论:如果一个社会大家都在不择手段的获利,贪污腐败盛行,那么群众就不会太诚实;如果一个社会贪赃枉法的少,群众的诚实度水平就高。我们这个社会的风气如何,没必要讨论,一时半会,不会发生任何质的变化,各安天命好了。

但正因为如此,人和人的博弈就来了,你骗我,我没办法阻止你,但我要防着你骗我。我怎么防着你骗我,怎么防着社会骗我?这都是一个问题。就拿我碰到的这个信息来说好了,它建立在一个坚实的现实基础上:通胀水平高、基尼系数大、上亿的单身群体、普通男人都没什么钱、单身汉都想娶老婆。

这个虚假的征婚信息里,描述的就是一个女神啊,谁不想碰碰运气。这个信息的结构化设计挺有新意,它一方面结合了马云年底的红包红利分享活动,第二方面结合了现实国情。这个信息的设计者,显然也是有针对性的,骗术的受众面很垂直——单身汉。像我们这些家有娇妻的正人君子,自然是不会去搜索的,有些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就不好说了。一切都是欲望。

这个骗术没什么危害性,比起现在流行的“微信勒索病毒”已经非常良心了。骗术也好,病毒也好,都是为了钱。我之所以聊到这个不起眼的小骗术,其实不在于骗术本身,而在于有多少人会认为这个征婚启事是真的,有多少人会去搜索那一串号码来一睹不存在的芳容。我没法统计,数据在马云爸爸那里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会有人去搜索的,一是单身汉太多了,二是支付宝平台有一定的公信力,公信力是一个可以让人们失去戒备的玩意,它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美好。(我运作过以公信力为炒作模式的项目,以后再谈这个问题。)

这个小骗术带给我的思考是对 公信力的怀疑,怀疑它本身。大家来到社会上混,公信力带给我们很多好处,严格来说,它不容有任何闪失,一旦公信力出了问题,对于整个社会将是一种灾难。那么公信力掌握在谁的手上?答案很明显,掌握在精英层面。我接触过一些社会精英,就拿我曾经为其效力过的某个人来说吧,资产两百多亿,早期的江山那是打出来的,是拳头加脑袋的共同作用的结果,后期的扩张全是手段,里面就包含着廉价的资产兼并重组,但是有些事情,普通人根本看不到,一个现实是:普通人能看到的全部是被允许看到的,不允许你看的东西,你偏要看,可能就是好奇害死猫了。

一个社会的公信力不全在政府那里,有很大一部分公信力被拔尖的企业所把持。比如以前小额贷款之类的逾期不会纳入征信体系,但是现在会,为什么会?因为政府要扶持和保护大而不倒的形态,以次贷危机的例子为说明,任何大而不倒的东西倒了,对经济和市场乃至社会,都是一种伤害。但是,任何大而不倒的东西都会对群众形成公信力,是因为大家都愿意相信它,它才会大,才会不倒,如果它倒了,群众怎么办?如果有一天支付宝倒了,你们还相信这种便捷支付吗?不用想,那种感受是灾难的,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骗术会和大而不倒的东西挂钩的原因:你不相信我没关系,难道支付宝你还不相信吗?

很多人想上位的人,其实都是不择手段的,其中就包含着欺骗,骗别人和自己。上位干什么,当然是成为精英啊。曹德旺说:我和你讲,中国民众不坏,中国坏就坏在精英。知识分子一旦登堂入室,整天讲假话。剩下有一些批评政府的,因为他没有被聘请,他如果有一天被聘请,纱帽一戴,他也是这样的,你根本没有招。很多当官的喜欢听假话,他心理很脆弱,一句真话都不能听的,一听会心脏病。我说你这个病应该抓紧去治疗,不治疗会耽误的。

曹德旺的话不完全对,精英的概念其实很泛化,它通常指向一些成功人士。所以我补充一点:一个要成为精英的人就是具备欺骗素质的,当他成为精英之后,他的骗术技巧和野心会成正比的增加。最好的例子这几年在互联网经济浪潮中体会得淋漓尽致,比如要造车的,做虚拟币的,概莫能外,要把大家送到太空的。这个社会的魔幻之处在于,群众都是一群好人,特别喜欢成就别人的梦想。

一个人要成为精英,其手段和智力的过人之处就是讲故事,故事要精彩,能引发集体意淫,还要切合现实,连接到平台政策。我相信写尼日利亚王子的信的人也是怀着一个精英梦,我还相信凭借支付宝活动搞假征婚启事的人,也是怀着一个精英梦,在中国成为精英的指标很单一,就是看钱多不多,有了这个指标,剩下的就好办了。

前不久,一个兄弟告诉我,他的一个朋友几乎把市面上的小额贷款全部借了个遍,不还。他的意思是小额贷款都不是什么好鸟,凭本事借来的钱,为什么要还?借款人凭借某种不可言说的技术性手段,将自己的通讯录和身份信息全部清洗了一遍,贷款平台无计可施,在还款日打电话来催款,借款人说,这是你最后一次和我通话,钱我不还,你有本事就来起诉我吧。后来的故事,自然是贷款平台自认倒霉了,因为他们把钱贷给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。

如果说,在我们的社会里,当精英的标准就是有钱,那么我朋友的朋友,做错了什么?当代社会的骗术形态已经到了升级的地步,很少蠢货再去设计针对个人实体的骗术,而是以全新的姿态来设计可以引发大众集体想象的方案,就是要大家来帮他们赚钱,他们不搞你,而是迷惑你。我看传销应该彻底淘汰了。

但是,我在这里友谊提醒准精英们: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学教授 Dacher Keltner 经过 20 年的研究发现处于高位拥有权力的人,会像大脑受到损伤一样,变得冲动、难以察觉风险,更重要的是他们同理心会减少——也就是说很难从他人的角度来考虑问题。这说明,成为精英后,人会变得自私,自私就会树敌,树敌有两种结果:矛盾冲突、死亡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